推荐资讯

而这个人就是在一早中明光寺的那场大火还没有凉透的时候就接到了

发布时间:2018-08-18 11:13 浏览:
 这不,这太平公主家的小侍应,就偷偷的跟自己的朋友分享了一下今日中武皇出宫,并且是与白马寺擦肩而过的消息。
 
    这个消息是那般的不起眼,闲聊的小仆役,也没有觉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但是这个消息停在有心人的耳朵中,却不是那般的事情了。
 
    对这个消息大吃一惊的小沙弥,也顾不得跟朋友继续的寒暄了,他只是推托自己有点事情,就急匆匆的讨个饶,告辞,返回到了白马寺的寺庙之中了。
 
    待到这小沙弥的身影走的都看不到了之后,那小仆役,才在返回公主府的路上,与府内的内官们汇报了起来。
 
    “你可是看清楚了那小沙弥的反应?”
 
    “是的,小子看清楚了,那小沙弥有些不可置信,更是有些慌张。若是不出意外,这个消息现在已经传到了白马寺的主持的耳朵中了。”
 
    “这事你办的好,若是无事你先下去吧。”
 
    “喏!”
 
    仆役的身影退到了黑暗之中,太平公主府中的内官家的身影,缓缓的浮现在黑暗之中:“现在就等待鱼儿上钩了。”
 
    “只是不知道这莽汉主持,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反应?”
 
    想到这里的内官家再一次的啐了一口,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的幸灾乐祸的乐了:“这帮子卖肉的东西,能有个什么好下场?”
 
    “全是一群眼皮子浅的,就知道争风吃醋,还不如个娘们。”
 
    “倒是公主看清楚了那姓张的面目,转手送到皇帝陛下的身边,也算是除了一个祸害了。”
 
    这边的老管家的自言自语刚说完,那一阵冲天亮的火光,就在一旁白马寺的边上,为武皇斥资巨款修建的明光寺,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这火光点亮了近半个东都城,让半个城市中的百姓们,应着光亮就在大半夜之中,醒了起来。
 
    浓烟滚滚,火光盈盈,这般大的动静,自然是警醒了在龙床上的武皇陛下。
 
 511 动手!(浮生唯有念与想盟主加更一)
 
    她有些诧异的看着宫外的那一抹红光,等待着周围的侍者们,将最新的消息给她递到手中。
 
    而此时在白马寺中的薛怀义,手中却是拿着一根熊熊燃烧着的火把,看着远方因为他阻止了周围人施救的脚步,而熊熊的全部燃烧起来的明光寺,却是前所未有的畅快的大笑着。
 
    “哈哈哈,让你无视我,这一次我将一整座的寺庙付之一炬,你不是不稀罕吗?那就别要了吧?”
 
    “这火焰多么的炙热啊,就像是我胸中的熊熊怒火!”
 
    “贱人,竟是有了新欢,就想着将我一把甩开?没门,就算是想要一拍两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
 
    就在这个自导自演了一场纵火案的薛怀义,在白马寺中大发狂言的时候,武皇陛下的手中,则是已经攥住了今日中宫外穿过来的回报。
 
    薛怀义因为不满武皇途径白马寺却不做停留,无视他的擦肩而过,而一把火,将朝廷拨款,用于洛阳内的佛殿寺庙修建的明光寺,给烧了个干干净净。
 
    不但如此,疯狂的小沙弥们竟是阻止百姓们的扑救,就让这庞大的佛像殿宇,全化成了现在武皇眼中的那半边的红。
 
    真的是好胆量。
 
    那传上来的纸张,一把就被武皇陛下给攥了个扭曲。
 
    这个头发未束的女子,一时间竟是气的皱纹凸显,瞬间就老了几岁。
 
    “好!枉朕多年的宠信,竟然是这样的猪狗不如的玩意。”
 
    “竟是不知道感恩。”
 
    “既然朕要给你颜面,大家好聚好散的你不要,那就不要怪朕不客气了。”
 
    “内侍官可在?”
 
    “喏!”
 
    “这般大的动静,想来这宫内的太平也是睡不着的,你即可派人去见她,就说今日上午,她曾经与朕说的提议,朕准了。”
 
    听到了武皇的吩咐,内官很听话的应了一声喏,倒退着就消失在了皇帝陛下的寝宫之内。
 
    而当这周围的人全都散去的时候,一旁的张昌宗却是不再装作假寐,而是十分乖巧的凑到了武皇的身边,不吭声,不说话,安安静静的替武皇陛下按起了太阳穴来。
 
    “唉,”灯光中的武皇陛下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只是在黑暗中轻轻的叹了一句:“还是你乖。”
 
    须臾,这个宫殿中就再一次的陷入到了安静的黑暗之中。
 
    ……
 
    但是,那个得到了母亲的确切答案的太平公主的殿中,此时却是灯火通明了整整一个晚上。
 
    这一个晚上,是武皇放开了手,将处置的权利统统的交到了太平公主手中的时刻。
 
    自己这件事不但要办的好,还要办的利落。
 
    殿试开始的前一天,皇宫中的后大殿中,迎来了一个以前曾经常来常往的男人的身影。
 
    他的身材高大威猛,要不是头上得到了剃度,身上的僧袍着身,说是一个勇猛的武将,也是有人信的。
 
    而这个人,就是在一早中,明光寺的那场大火还没有凉透的时候,就接到了从宫中传来了口谕,让他进宫一叙的薛怀义,薛主持。
 
    现在的薛怀义是无比的得意的,因为就应了他的话,女人就不应该给个好脸。
 
    你看,巴巴的上去讨好的时候,将我弃之如敝履,当老子不陪你们玩了,却是要上杆子的征召过来。
 
    现在知道怕了?知道要讨好我了?
 
    那要看看,你武曌,在我的面前到底是怎么个态度了。
 
    这个假和尚,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仿若这个皇宫中就是他一个主人一般的,被人给带到了他曾经与武皇厮混过多次的御花园。
 
    那个隐蔽的圆形的亭子间中,有酒有肉,摆放的是错落有致,雅致极了。
 
    见到于此的薛怀义,不耐烦周围的这些女侍的服侍,朝着众人挥挥手,还若以前和武则天在这里胡天胡地时候一般,将她们全都赶到了远远的凉亭之外。
 
    待到人都走散了之后,他才一把抓起了桌子上最肥美的鸡肉,沾着卤汁,一口浊酒,一口蒸鸡的大嚼大咽了起来。
 
    美酒在怀,佳肴在口,薛怀义的脸上,莫名的开始浮现出奇异的红晕,而这一切,就在一个妙曼的女子走进了这个凉亭之中赴约时,就戛然而止。
 
    抱着酒坛子的薛怀义,一脸的诧异,鸡骨头含在嘴中,竟是嚼了三两下都没有记得吐出口来。
 
    等他反应过来了这来人之后的时候,他竟是泛起了一种诡异的微笑,朝着那个女子哈哈的调笑了起来:“哎呦,这不是我的好女儿,太平公主吗?”
 
    “来,来义父这边,一起喝酒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