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不能有什么收获的但燕九来的目的却是想玩几把

发布时间:2018-06-07 15:40 浏览:
我微微点了点头,但心里却有些忍不住笑。这本证件,是当初在南淮回江春时,齐四送给我的。因为当时警察还在通缉我,用这个证件和通行证,能免去不少麻烦。之前一直没有用到,没想到今天居然用上了。
 
    这男的见我点头,他态度立刻大变。恭恭敬敬的把证件递给我,小心谨慎的笑着说:
 
    “不好意思,太抱歉了。因为现在外面太乱了,有些事情我不得不防,您别见怪……”
 
    见这男人对我的身份深信不疑。我这才笑着说:
 
    “您做的对!不过我今天过来,实际就是想了解下情况。因为这个失窃案的背后,可能还会牵扯一些其他的事。所以,有些细节,还要麻烦你再和我们说一下……”
 
    男人很客气,他频频点头说:
 
    “您有话就直接问,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男人的态度让我心里放松不少。掏出手机,点开张泽林给我的那张鞋的图片,递到男人的眼前,直接问他说:
 
    “这只鞋,你见过吧?”
 
    我话一出口,这男人马上哭笑不得的看了我一眼。但他还是点头说:
 
    “见过,当然见过……”
 
    他的痛快回答,倒是让我有些意外。张泽林告诉我说,保姆说没见过这鞋,但男主人却说见过。看来这里一定有什么问题。
 
    我马上又追问了一句:
 
    “那你把这只鞋的来历,和我详细的说一下吧……”
 
    这男人还是刚刚那副哭笑不得的样子。看着我,他略显尴尬的说:
 
    “说出来您可能都不信,这鞋是我捡来的……”
 
    “捡来的?你这么有钱,有身份,居然还去捡一只破鞋?”
 
    燕九不信,他在旁边插了一句。
 
    男人的表情更加尴尬,他再次解释说:
 
    “我也不瞒着二位了。实际这个房子里住的,不是我老婆。是我包养的一个大学生。这丫头年龄不大,有些爱玩。那天晚上我来时,见她把车就停在大门口。而旁边还有一只鞋。当时我以为,她一定又是喝大了。把鞋走掉一只。我也没在意,就把这只鞋捡了回去。因为我不想她总出去喝酒,那天我俩吵了一架。当时她和我赌气,直接跑了。而我又去市里到处找她。可没想到,过了几天,这里就被人偷了。可没想到,居然连这只鞋一起给偷走了。你说这事儿弄的,我想想都觉得尴尬……”
 
    男人一说完,他看着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第一百八十七章 会所
 
    这男人说话的时候,我一直仔细的打量着他。能感觉到,这男人说的很诚恳不像是撒谎。更何况,在之前张泽林也告诉我了。这男人背景很干净,和社会上的人根本没什么往来。这么一想,这件事基本就是巧合了。
 
    我心里有些失落,但还是和男人握了握手。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便转身上了车。刚一上车,燕九就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费了这么大的劲,最后却是这家伙捡来的,你说气不气人……”
 
    燕九很失望。看着燕九,我安慰他说:
 
    “小九,别灰心,我们这趟也不白来。你想啊,这鞋出现在这个地方。那至少可以证明,绑架齐小妹的人,要么是路过这里。要么就是在这附近……”
 
    我这么一说,燕九立刻拍了下大腿,他看着我,有些兴奋的说道:
 
    “哥,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近郊这里就一条公路,还是在前面。而这一片除了这些会所,和别墅区外,再就是山了。如果按你这么说,齐小妹很可能就被绑到这里了……”
 
    我点了点头。燕九说的,也正是我心里所想。看了燕九一眼,我轻声说道:
 
    “走,带你到附近逛逛……”
 
    说着,我便开着车,在附近开始慢慢闲逛着。这一带除了别墅区,再没有任何的住户。而在别墅区的尽头,则是几个规模较大的会所。虽然这几家会所都是挨着的,但门口都停放着不少的豪车。
 
    路过这里时,我的目光忽然被一间会所吸引住了。这间会所叫青书会所,我曾经来过,当时是黄可为带我过来的,他也是这间会所的股东之一。
 
    把车停在会所对面,我看着会所的大门口。燕九有些好奇的看了我一眼,他直接问说:
 
    “哥,这间会所有问题?”
 
    当初我来这间会所时,还不认识燕九呢。听他这么一问,我便慢慢的摇头说:
 
    “没什么问题,只是这个老板是黄可为……”
 
    一提黄可为,燕九就有些来气。他马上说道:
 
    “哥,黄可为一直和土匪哥有联系,说不定齐小妹的事,就是他干的呢……”
 
    我微微笑了下,再次摇了摇头。我知道,燕九这是说气话。以我对黄可为的了解,他并不是一个胆大妄为的人。在江春,他绝对没有胆量敢对齐家下手。
 
    我们两人正看着。会所门口,忽然停下一台商务。就见几个年轻人,从车上抬着一大箱东西下来。因为我也做过赌场,一看这箱子,就是筹码专用箱。
 
    燕九也总在赌场里混,他一见筹码箱,便立刻说道:
 
    “哥,他们这里居然还有赌场啊?”
 
    我以前只知道这里有夜总会,也浴场。但还真不知道这里也有赌场。看着几个年轻人走进会所,燕九有些心动的说道:
 
    “哥,赌场里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要不咱们进去看看,说不定能有什么意外收获呢……”
 
    燕九的话,让我也有些心动。因为我现在已经确定了,齐小妹肯定是在这一带出现过。倒不如去赌场瞧瞧,可能真像燕九说的那样,会有什么意外收获呢。
 
    把车停好后,我和燕九立刻进了会所的大厅。刚一进门,一个经理模样的男人便走了过来。他客客气气的和我们两个问了好。燕九冲他潇洒的一摆手,直接问说:
 
    “赌场在几楼?”
 
    一提赌场,经理先是一愣。接着就歉意的说道:
 
    “不好意思,两位先生。我们的赌场是会员制,不对外开放的,如果您不是我们的会员。是不允许进入赌场的。我倒是建议,两位可以唱唱歌,洗洗桑拿……”
 
    经理话一说完,燕九就一脸不情愿的看着我。我了解燕九,这小子之前在南淮时,就特别好赌。在外面偷来的钱,基本都挥霍在赌场里了。一听不是会员,不能进赌场,他当然不甘心。
 
    我只好冲着燕九,无奈的耸了下肩,直接说道:
 
    “算了,走吧……”
 
    说着,我转身就准备要走。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转身的那一瞬间,燕九忽然拉住经理的手,他直接说道:
 
    “经理,我认识你们老板黄可为。提他,你总不能不让我进吧?”
 
    说实话,我来赌场是想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的。但燕九来的目的,却是想玩几把。他话一说完,我刚想劝他两句。谁知经理立刻满脸谄笑,看着我俩说:
 
    “不好意思!不知道二位是黄总的朋友,刚才有些怠慢了……”
 
    这经理的态度,让燕九沾沾自喜的看着我笑了下。接着,就听经理朝里面做了个请的手势。接着恭敬的说着:
 
    “二位这面请,赌场在十二楼。我带两位上去……”
着我们穿过方厅,到了赌场里面。这里和外面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各种赌台前,或坐或站着许多赌客。一些衣着暴露的女人,在各个赌桌旁边穿梭着。虽然是大厅,但也有打着领结的服务生,端着酒盘,为客人们服务着。
 
    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客人也好,还是服务人员也好。和我从前的赌场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和燕九正看着,这经理便指着旁边的一个吧台说:
 
    “二位,那是兑换筹码的地方。如果想玩几手,到那里兑换就可以了。另外,这里的所有酒水饮食,均是免费的……”
 
    我微微点了点头。而经理忽然神秘一笑,看着赌场里的那些衣着暴露的女人们说:
 
    “这些女人也是免费的!两位老板要是有喜欢的,象征性的给些小费就可以了……”
 
    我呵呵笑了下。燕九则看了经理一眼,嘿嘿笑说:
 
    “怪不得是会员制,原来这里还有这么多玩法啊。行了,经理,你忙吧。我要去换筹码了……”
 
    说着,燕九也不再搭理经理,直接去吧台兑换筹码。
 
相关阅读